六笙

+DC沼,赤安一头热
+湾家人,欢迎勾搭

意料之外

  赤安周末主題創作投稿:題目〈反差萌〉

  *不知所云系列,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因此不建議帶腦觀看


  赤井秀一是一個非常狡猾的男人。

  或許安室透可能最沒有資格對他說這種話,但沒人可以阻止他這麼想。

  他第一次見到那個男人大概是在組織的時候。那時他們都還沒得到行動代號,只是個使用假名打雜的基層成員,事實上當時他們沒有實質上的接觸,只是在各種不乾淨的人聚集的地方遠遠看上一眼過。黑色的長髮、蒼白略顯憔悴的臉、銳利的眼神,無一不讓這個男人看起來特別可疑、危險,讓大多數人不敢接近──是的,大多數人,而這個地方最不缺的就是自傲不長眼的人,難怪永遠都是基層,或直接消失在世...

自炊

  赤安週末主題創作投稿:題目〈期待落空〉

  診斷網站的題目:同棲してる2人の日常〈發現對方意外的會煮飯,不太爽所以揍他〉


  *喜歡吵架情侶的題目製作者請受我一拜,一測就測到這種好吃的


  降谷已經四天沒有回去自己家,沒日沒夜的窩在他的辦公桌位處理前線傳回的情報,再給予必需的資源還有接下來的指示。


  他的部下們非常優秀,過於瑣碎的事項會直接被處理乾淨不會到他手上,頂多他得看過整理過的文件並留下確認的簽名,但是有關於現場的工作他肯定是親自處理,就像當初他潛入中時得到部下們的全力支援,現在很少衝現場的降谷當然也會提供正在潛入的部下後勤支援──也得順...

  赤安週末主題創作投稿:題目〈愛的料理〉


 *作者智商歸零,通篇不知所云

 *建議不帶腦觀看


  當波本走到和另外兩位組織成員臨時落腳的房間門口時他就已經察覺不對勁,在清掃過的地板上留有一些非常細微的黑褐色痕跡,轉動門把時也摸到了一點快乾的血漬──不曉得是他哪一個伙伴處理痕跡這麼馬虎,不過這也不是一般人會注意到的,頂多覺得這家人門面不太乾淨,他也不打算對此抱怨太多。

  直到進房關上門,聞到裡頭飄散的酒精和消毒水味道。

  他瞪大眼,看著客廳地上躺著沾血的黑色外套和上衣,還有一路滴到浴室...

少年和狼

 赤安週末主題創作投稿:題目〈禁忌〉

*動物和人,和原作無關的世界

*很短


那一晚下著大雪,明明下午晴朗的很。


零和村裡的孩子吵了架,一個人跑上山,一路撥著枝葉小心翼翼的走著山道,樹林裡由四處迴盪而來的蟲鳴、樹葉相互摩擦的沙沙聲,還有從遠處傳來獸類的話聲,這些讓零的心情平靜了許多,周圍的自然不會對著他大罵,反而像是歡迎他一樣發出高興的聲響。


走呀走著,他一邊記著來時走過的路一邊興致勃勃的往深山裡去,不知不覺中樹木好像沒有那麼高聳,再往前了一會兒,映入眼裡的是一小片草原,遍地生長的草枝間還有一些冬天也盛開的小花,鬱悶的心情瞬間...

相互

赤安週末主題創作投稿:題目〈眼淚〉

*捏造

*好結局主義

*沒有帥氣的兩個人,崩←

*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那是在組織壞滅戰決行後大約三個月左右的事。

  在把最後的那一位和身在日本的重要幹部們一網打盡之時,各國也同步開始進行對自家國內還留有的構成員們的搜捕,而赤井和一部份FBI探員則是在日本處理完這段時間合作而產生的各項應該要申請的文件之後也依序回國。

  赤井秀一在將手上的事務全部處理完畢、隨時都可以回到美國時,見了安室透一面。

  他知道在他做出這項決定時,幾乎是絕對、這會成為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在警察廳的樓頂,赤井往外看著霞之關,靠著圍牆的手上捏著一支菸,抽了兩...

共度的時間

   赤安周末主題創作:題目〈情人節〉

*組織壞滅N年後

*交往

*私心覺得住在美國,但沒什麼關係

  當他醒來時,首先感受到的是從窗簾縫隙中流露進室內的光,透過眼瞼帶給他一陣朦朧的亮,接著是他的頭髮被人挑起再放開、落在前額的觸感。

  他動了下手臂,把還在懷裡的另一個體溫抱得更緊了些,隨即聽見摻著呵呵笑聲的一句「早安」,他也跟著彎起嘴角回道早。

  微微睜開眼,被太陽照的閃閃發光的海水藍就在他鼻尖前一公分的地方眨呀眨,散在枕頭上的淡色髮絲像是海邊金色的沙,也像是照亮海灘的陽光,總而言之,他面前這個男人具備了一套讓人聯想起海灘的配色,而每天起床能看到這些都讓他再...

©六笙 | Powered by LOFTER